九州体育app-一床棉花被,记录上海居住变迁

九州体育app-一床棉花被,记录上海居住变迁

一位住在弄堂里的阿姨告诉我们:“棉花被容易吸汗吸湿,不是最贵的冬被,但是所有被子当中最需要太阳的。”
“阿拉住在弄堂里,被子捧进捧出,晾晒拍灰都便当,哪天假使住到郊区电梯房去了,肯定不高兴弄了。”

好的棉花被盖在身上暖和踏实,但晾晒的确不方便。不过,对于老西门弄堂里的居民来说,并不存在这一困扰。
在冬季,只要天气好,老西门的弄堂就会自发举行棉花被集中晾晒活动。
又重又厚的棉花被搭在各种各样的物体上面,健身器材、躺椅、巨型衣架、电瓶车、移动式晾衣架……
但凡具有支撑作用的东西,都能派上用场。



■只要天气好,要利用好每一寸空间为晾晒服务。

棉花被在弄堂里有市场,做生意的人也嗅到了商机。
天气一转冷,蓬莱路上就会有小店拉出“正宗新疆棉胎”的临时店招,店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广告和薄厚不一的棉花胎。


■天气一转冷,老城厢就出现了卖棉花胎的小店。

富佩华在老西门的庄家街住了30多年。她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看天气。
如果这天太阳好,她会在做午饭前把躺椅搬到家门口,然后捧出棉花被,趁中午太阳最好的时候晒上两个小时。
“所有的被子,盖来盖去,都盖不过真正好的棉花胎。”富佩华力挺棉花被,“像鸭绒被再好,但不合身,不像棉花胎那样贴得牢。”
“大冷天盖鸭绒被,上头一定要压条两斤重的棉花胎。至于晴纶被,更是滑哒哒的,不好直接盖在身上,下面还是要用条棉花被。”
“阿拉屋里厢的人都欢喜棉花胎,家里还有几条新的棉花胎,没盖过呢!”


■富佩华家门口的两张躺椅,成了晒棉被的道具。

富阿姨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,家里各式各样的棉花胎,薄的、厚的、做垫被的,起码有七八条。
“垫被很重要,棉花胎用旧了,就改做垫被。席梦思上面铺床棉花胎,床单才铺得平,棉花胎上再摆只薄悠悠的乳胶床垫,睏了不要太适意噢。”  
富阿姨说,用棉花被有两点很关键,第一要经常晒,放在有穿堂风的地方吹吹。第二要用好的棉花。
“我晒在外面的那条,是阿拉亲家的外甥从新疆寄来的长绒棉。”她指着躺椅上铺着的棉花被说。
“屋里厢还有一条全新的七斤重棉花被,是一对安徽的夫妇从老家寄来送给我们的。老早伊拉在我们家门口摆摊卖大米,回家后还经常寄东西过来。”


■晴朗的冬天,老西门的弄堂里随处是晾晒的场景。

我们走访了市区几家卖棉花被的小店发现,和大卖场里普通的冬被相比,棉花被的价格不算便宜。
在蓬莱路一家卖新疆棉花被的小店里,标出的价格是40-50元每斤,一床十斤重的棉花被,价格要四五百元。
一位来买棉花被的阿姨说:“棉花被容易吸汗吸湿,不是最贵的冬被,但是所有被子当中最需要太阳的。”
“阿拉住在弄堂里,被子捧进捧出,晾晒拍灰都便当,哪天假使住到郊区电梯房去了,肯定不高兴弄了。”
从平面的弄堂空间到立体的现代小区,在时间的递进中,一床摊在阳光下晾晒的棉花被,正记录着那些无声的改变。

参考资料:
1. 赵敬军,《选床好被子,安稳入梦乡》,文汇报,2012年01月06日。 
2. 诸达鹤,《严冬围攻“黑心棉”》,新闻晨报,2001年12月26日。

- END -

写稿子:李欣欣/ 拍照片:李欣欣 杨 眉/
编稿子:韩小妮/ 画图画:二 黑/
写毛笔:陈冬妮/ 做图片:二黑/
拿摩温:陈不好玩/

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 
请给我们留言,获取内容授权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李欣欣